Get Adobe Flash player

Get Adobe Flash player

最新信息
热门信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职工论坛 > 正文

厨师

发布人:系统管理员 来源:叶泰麟 发布日期:2018/9/19 【字体:

今天我妈做了红烧肉。

“好吃吗?”

“好吃!”

“嗯……”

我想那是一道很温暖的菜,胡萝卜和肉被困在大锅里,咕噜咕噜很久,浓郁的一锅酱色。

我错过了很多诗,他们曾经像尘埃一样在空气中浮动,是一排伞兵,规则地,有序地从空气里滑翔,一一路过。对于一个厨师而言,每一道菜都是一首诗,是创作而不是制造。

“你妈是厨师吗?”“不是,是大师。”“有什么区别?”“当然有区别,她的菜有灵魂。”“你妈会写诗吗?”“不会,但她会哼很多歌。”“比如呢?”“比如……《我只在乎你》。”这时候我的脑海中想起的是那句“女人花,摇曳在红尘中”。

我妈爱旅行,她见过大海,踏过很多高山。

“你也会跟着一起去吗?”“曾经去过吧。”似乎随着年龄渐长,我已经没有再陪着她一起出行了,直至前两年,医生向我妈的腿宣判“死刑”,她现在已经不再出游了,我可能也再没有机会陪她一起出行了。

“你妈会做很多菜吗?”其实不太会。

但我总是会想起那道红烧肉,猪肉润泽。也总是想起那个女人站在锅前小心的盯着炉子,掐着时间的样子。我每次回家都能吃到这道菜,我们两人在吃饭,阳光漫过窗户,整个世界都豁然开朗。

我习惯了重庆的天,晴朗的日子里,有人坐在草坪上晒太阳,像人类刚刚诞生的宁静时刻,像末日来临前的回光返照,像不会流走的诗歌,像尘埃终于落于草叶上,踏实,牢固,永恒,一个不担心黎明的梦。

我想象一个厨子去早市买菜。她的手是红润的,潮湿的。她用这手挑选白菜,土豆,太老的不要,太光鲜的也不要;她也用这手柱杖,在山林间穿行,细碎的脚步声像晴日的阳光一样;她做菜用的也是它们,肉块切得规整,放进锅里咕噜,好香。

她也用这双手揍过我,用这双手安抚过我,用这双手抱过我。我曾经思索,我为什么爱这道菜。迎着阳光我呆坐很久得出了一个结论:这个问题毫无意义。

“为什么?”没有为什么呀,这个问题就像是在问母亲是否疼爱孩子一般幼稚。

后来我发现让人渴望的不是那道菜。我吃过了很多红烧肉,口感更好的,更香的,但我从没有吃到过那份祥和宁静。也许不是所有人都有幸遇到一个做大师的厨师,她一定是个温暖的人,她哼着歌做出的菜,也是温柔的。

现在,我面前摆着一盘红烧肉,酱色浓郁。

加入收藏 】【 打印此文 】【 关闭窗口 】【 返回顶部